“無論是順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貧窮、健康或疾病、快樂或憂愁,我將永遠愛你、珍惜你。”這段話,相信很多人一定“耳熟”,誓詞的信誓旦旦,婚后是否如此呢?

近日,一則“女子做試管嬰兒,丈夫說:你的問題你自己出錢”的新聞上了熱搜,泰悅小編忍不住點了進去看看咋回事。

做試管嬰兒 試管丈夫 泰悅試管

完整事件回顧:

婚后經濟獨立

他說:想買什么,你自己買

“我父母生病,我扛。我生病,我扛。生活中遇到任何辛苦困難,和他訴說他都不耐煩,我自己獨自扛。”在這封給媒體的信上,趙麗如此傾訴。記者在重慶兩江幸福廣場見到趙麗,30歲的她看上去有些憔悴,臉色偏黃。

趙麗在附近一家廣告設計公司上班,做活動模型設計,丈夫在沙坪壩一家工廠做工程師,大概三到五天才回家一次。結婚后,丈夫常常住在單位宿舍,所以兩人收入都是各歸各用。

“家里的一些基本開銷,例如房貸,他會給我。”趙麗表示,這是他婚前貸款買的房子,即使房產證上沒有她的名字,丈夫說,因為我長時間住在這里,所以我也要負擔一部分房貸。

其他丈夫給她的錢,趙麗說幾乎可以用精確來計算。“如果是我想買什么,他都會說想買什么,你自己買啊。”丈夫極其吝嗇,覺得她不應該花他一分錢,還和趙麗約法三章,即自己生病自己花錢,哪方父母生病,也由自己花錢,并自己去照顧。

想要試管嬰兒

他說:你的問題你自己出錢

丈夫的條條款款,趙麗雖不滿,也沒有抗拒。除了家里必須的共同開銷,趙麗個人物品基本上都是自己買。“結婚那么多年,他很少送我禮物,也就是在我生日或者結婚紀念日,給我發個一兩百的紅包。”

直到去年,夫妻倆決定要一個孩子,可大半年過去,趙麗的肚子一點動靜都沒有。醫生說,趙麗的輸卵管有一側不通,懷孕幾率小,建議夫妻倆可以考慮做試管嬰兒。

“費用大概在六萬左右。我建議一起攢錢做試管嬰兒,可他竟然拒絕了我。”趙麗說,丈夫一臉冷漠地說,生不出孩子,屬于趙麗自己的病,這個治病的錢,按照之前約定的,就應該趙麗自己出。要么趙麗出錢做試管嬰兒,要么趙麗就去找醫生調理身體,成功懷孕。這件事,讓趙麗傷透了心。

“我一個月5000左右的工資,沒存好多錢。夫妻結婚后,不就是應該有難一起當嗎?為什么他非要讓我自己承擔?”丈夫的話,她怎么也想不通。

岳父患了癌癥

他說:你的父母你自己負責

趙麗說,父母一直在璧山老家,半年前,母親給她打電話,說父親被確診癌癥。“別人家的老公,聽說老婆家里出了事,哪個不是鞍前馬后?”看到自己的丈夫的作為,趙麗的心再一次涼了。

父親被確診后,丈夫也就隨自己去家里探望過一次,因為已經是癌癥晚期,家里決定保守治療。而丈夫先后共拿過6000元當心意。趙麗說,丈夫雖然沒說,但她明白他的意思——自己的父母生病,自己負責。

“無論哪一方的父母生病,不該雙方共同擔當嗎?”可是丈夫只認為,自己給了幾千元,就算是盡了義務了,還認為本就應該是趙麗來負全責。

任何事情都指望不上他,他就像一個縮頭烏龜。這樣的婚,結了還有什么意義?采訪過程中,趙麗不住地嘆氣。

丈夫回應

他說:我不知道她不滿什么

記者以婚姻調解員的身份致電趙麗的丈夫陳先生,當記者提出趙麗對家庭經濟煩惱時,陳先生認為,自己已經承擔了家庭的主要支出,“房子是我買的,她連房貸都不愿意共同承擔,我收入比她高,家里生活開支我也承擔了,她也有工作,經濟上不應該完全依賴我。”

但記者發現陳先生并沒有離婚的意愿。“我不知道她在不滿什么,管好自己的錢并沒有什么不好,以后有了孩子肯定也是我承擔主要養育責任。”至于照顧生病岳父母問題,陳先生認為,趙麗的錢基本都去養她的父母了,對自己父母也沒有盡到孝心,也沒有什么積蓄。

看完新聞,小編竟然無言以對,網友紛紛表示這樣的婚姻不離留著過年嗎?

在這里,泰悅小編有幾點想說。

一、做試管嬰兒并不是一個人的事,是兩個人的事,甚至是整個家庭的事,所以并非一方的責任,夫妻之間應該相互配合,相互包容。

二、雖然婚后男女方經濟保有獨立空間也沒什么不好,但既然作為夫妻算得“一清二白”,一方有困難也不愿意幫助就不是很好了。

三、無論是試管嬰兒能否成功還是婚姻能否長久必然是缺了一方都不行的,且行且珍惜。